• 上学路上国歌响起   小学生驻足敬礼 2019-09-18
  •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9-09-14
  • 刘士余“炮轰”市场乱象惹争议 喊话式监督效果显著 2019-09-13
  • 家装行业猫腻多:“低价全包”变身“加价全包” 2019-09-09
  • 喜马拉雅另一侧的秘境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9-03
  • “狼”来啦!历届世界杯吉祥物,你pick谁? 2019-09-03
  • 状态差被郎平退货?丁霞归队仍是国内最好二传 2019-08-24
  •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 2019-08-24
  • 女排面对6强全败创造耻辱!最大收获还在比赛受伤 2019-08-23
  • 葫芦岛市:以服务为导向 从管理到治理 2019-08-19
  • 不简单的职业谈资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8-19
  • 体育--河北频道--人民网 2019-08-13
  • 鄱阳湖花海:文明仍应成为最美风景 2019-08-13
  • 打开书籍,了解文物背后的中国温度 2019-08-09
  • 谁说夏季不宜吃火锅?它是燥湿养阳的好方式 2019-08-09
  • 31小说网 > 剑来 > 第六百零二章 年纪轻轻二掌柜

    海口彩票网七星彩论坛:第六百零二章 年纪轻轻二掌柜

    海南4十1走势 www.da-fx.com 风清月朗,月坠日升,日夜更迭,所幸天地依旧有春风。

    两位落魄山弟子,一宿没睡,就坐在墙头闲谈,也不知道两人哪来这么多话可以聊。所幸一位曾经差点跌境至谷底的练气士,如今又走在了去往山巅路上,而且不止步于半山腰,长生路远,登天路难,别人走,有人跑,还能够一骑绝尘,便是真正的天才。另外一位个儿高了些、皮肤不再那么黑炭的小姑娘,武道破境一事,更是宛如嗑瓜子,哪怕聊了一宿,依旧神采奕奕,没有丝毫疲惫。

    崔东山起身站在墙头上,说那远古神灵高出人间所有山脉,手持长鞭,能够驱赶山岳搬迁万里。

    又有神灵伸手一托,便有海上生明月的景象。

    还有神灵孜孜不倦奔跑在天地之间,神灵并不显现金身,唯独肩扛大日,毫不遮掩,跑近了人间,便是中午大日高悬,跑远了,便是日落西山暮色沉沉的光景。

    裴钱反正是左耳进右耳出,大白鹅在胡说八道嘞。又不是师父讲话,她听不听、记不记都无所谓的。所以裴钱其实挺喜欢跟大白鹅说话,大白鹅总有说不完的怪话、讲不完的故事,关键是听过就算,忘了也没关系。大白鹅可从不会督促她的课业,这一点就要比老厨子好多了,老厨子烦人得很,明知道她抄书勤勉,从不欠债,依旧每天询问,问嘛问,有那么多闲工夫,多炖一锅春笋咸肉、多烧一盘水芹香干不好吗。

    裴钱一想到这个,便擦了擦口水,除了这些个拿手菜,还有那老厨子的油炸溪涧小鱼干,真是一绝。

    这次出门远游之前,她就专程带着小米粒儿去溪涧走了一遍,抓了一大箩筐,然后裴钱在灶房那边盯着老厨子,让他用点心,必须发挥十二成的功力,这可是要带去剑气长城给师父的,若是滋味差了,不像话。结果朱敛就为了这份油炸小鱼干,差点没用上六步走桩外加猿猴拳架,才让裴钱满意。后来这些家乡吃食,一开始裴钱想要自己背在包裹里,一路亲自带去倒悬山,只是路途遥远,她担心放不住,一到了老龙城渡口,见着了风尘仆仆赶来的崔东山,第一件事就是让大白鹅将这份小小的心意,好好藏在咫尺物里边,为此与大白鹅做了笔买卖,那些金黄灿灿的鱼干,一成算是他的了,然后一路上,裴钱就变着法子,与崔东山吃光了属于他的那一成,嘎嘣脆,美味,种老夫子和曹小木头,好像都眼馋得不行,裴钱有次问老先生要不要尝一尝,老夫子脸皮薄,笑着说不用,那裴钱就当曹晴朗也一起不用了。

    自家老厨子的厨艺真是没话说,她得诚心诚意,竖个大拇指。只是裴钱有些时候也会可怜老厨子,毕竟是岁数大了,长得老丑也是没法子的事情,棋术也不高,又不太会说好话,所以亏得有这一技之长,不然在人人有事要忙的落魄山,估计就得靠她帮着撑腰了。

    可这种事情,做长久了,也不顶事,终究还是会给人看不起,就像师父说的,一个人没点真本事的话,那就不是穿了件新衣裳,戴了个高帽,就会让人高看一眼,就算别人当面夸你,背后也还只是当个笑话看,反而是那些庄稼汉、铺子掌柜、龙窑长工,靠本事挣钱过活,日子过得好或坏,到底不会让人戳脊梁骨。所以裴钱很担心老厨子走路太飘,学那长不大的陈灵均,担心老厨子会被邻近山头的修道神仙们一吹捧,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,便将师父这番话原封不动照搬说给了朱敛听,当然了,裴钱牢记教诲,师父还说过,与人说理,不是自己有理即可,还要看风俗看氛围看时机,再看自己口气与心态,所以裴钱一琢磨,就喊上忠心耿耿的右护法,来了一手极其漂亮的敲山震虎,小米粒儿反正只管点头、虚心接受就行了,事后可以在她裴钱的功劳簿上又记一功。老厨子听完之后,感慨颇多,受益匪浅,说她长大了,裴钱便知道老厨子应该是听进去了,比较欣慰。

    崔东山在小小墙头上,缓缓而行,是那六步走桩,裴钱觉得大白鹅走得不行,晃东摇西的,只是个华而不实的花架子,只不过大白鹅不与自己师父学拳,也就无所谓了,不然裴钱还真要念叨念叨他几句拳理。有些事情,既然做了,便马虎不得,不认真就真不行。

    崔东山在狭窄墙头上来回走桩,自言自语道:“相传上古修道之人,能以精诚入梦见真灵。运转三光,日月周旋,心意所向,星斗所指,浩浩神光,忘机巧照百骸,双袖别有壶洞天,任我御风云海中,与天地共逍遥。此语当中有大意,万法归源,向我词中,且取一言,神仙自古不收钱。路上行人且向前,阳寿如朝露转瞬间,生死茫茫不登仙,唯有修真门户,大道家风,头顶上有神与仙,杳杳冥冥夜幕广无边,又有潜寐黄泉下,千秋万岁永不眠,中间有个半死不死人,长生闲余,且低头,为人间耕福田?!?/p>

    裴钱问道:“我师父教你的?”

    崔东山停下拳桩,以掌拍额,不想说话。

    裴钱遗憾道:“不是师父说的,那就不咋的了?!?/p>

    崔东山一个金鸡独立,伸出并拢双指,摆出一个别扭姿势,指向裴钱,“定!”

    裴钱蓦然不动。

    然后裴钱冷哼一声,双肩一震,拳罡流泻,好似打散了那门“仙家神通”,立即恢复了正常,裴钱双臂环胸,“雕虫小技,贻笑大方?!?/p>

    崔东山故作惊讶,后退两步,颤声道:“你你你……到底是何方神圣,师出何门,为何小小年纪,竟然能破我神通?!”

    裴钱白眼道:“这会儿又没外人,给谁看呢,咱俩省点气力好不好,差不多就得了?!?/p>

    崔东山坐回裴钱身边,轻声说道:“想要水到渠成,不露痕迹,不得演练演练?就像咱们落魄山的看门绝学撼山拳,不打个几十万上百万遍,能出功夫?”

    裴钱嗤笑道:“两回事。师父说了,出门在外,行走江湖,与人为善,诚字当头!”

    裴钱一搬出她的师父,自己的先生,崔东山便没辙了,说多了,他容易挨揍。

    只不过裴钱很快低声道:“回头俩夫子瞧不见咱们了,再好好练练。因为师父还说过,无论是山上还是江湖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示敌以弱,可以帮着保命。示敌以强,可以省去麻烦?!?/p>

    崔东山点了点头,深以为然。

    落魄山别的不多,道理很多。

    清晨时分,种秋和曹晴朗一老一小两位夫子,雷打不动,几乎同时各自打开窗户,按时默诵晨读圣贤书,正襟危坐,心神沉浸其中,裴钱转头望去,撇撇嘴,故作不屑。虽说她脸上不以为然,嘴上也从不说什么,可是心里边,还是有些羡慕那个曹木头,读书这一块,确实比自己稍稍更像些师父,不过多得有数便是了,她自己就算装也装得不像,与圣贤书籍上那些个文字,始终关系没那么好,每次都是自己跟个不讨喜的马屁精,每天敲门做客不受待见似的,它们也不晓得次次有个笑脸开门迎客,架子太大,贼气人。

    只有偶尔几次,约莫先后三次,书上文字总算给她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了,用裴钱与周米粒私底下的言语说,就是那些墨块文字不再“战死了在书籍沙场上”,而是“从坟堆里蹦跳了出来,耀武扬威,吓死个人”。

    周米粒听得一惊一乍,眉头皱得挤一堆,吓得不轻,裴钱便借了一张符箓给右护法贴额头上,周米粒当晚就将所有珍藏的演义小说,搬到了暖树屋子里,说是这些书真可怜,都没长脚,只好帮着它们挪个窝儿,把暖树给弄迷糊了,不过暖树也没多说什么,便帮着周米??垂苣切┓奶?、磨损厉害的书籍。

    大概就像师父私底下所说那般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本书,有些人写了一辈子的书,喜欢翻开书给人看,然后满篇的岸然巍峨、高风明月、不为利动,却唯独无善良二字,但是又有些人,在自家书本上从来不写善良二字,却是满篇的善良,一翻开,就是草长莺飞、向阳花木,哪怕是隆冬酷暑时节,也有那霜雪打柿、柿子红通通的活泼景象。

    与暖树相处久了,裴钱就觉得暖树的那本书上,好像也没有“拒绝”二字。

    书上文字的三次异样,一次是与师父的游历途中,两次是裴钱在落魄山喂拳最辛苦时分,以棉布将一杆毛笔绑在胳膊上,咬牙抄书,浑浑噩噩,头脑发晕,半睡半醒之间,才会字如游鱼,排兵布阵一般。关于这件事,只与师父早早说过一次,当时还没到落魄山,师父没多说什么,裴钱也就懒得多想什么,认为大概所有用心做学问的读书人,都会有这样的境遇,自己才三次,若是说了给师父晓得,结果师父已经见怪不怪几千几万次了,还不得是作茧自缚,害她白白在师父那边吃板栗?板栗是不疼,可是丢面儿啊。所以裴钱打定主意,只要师父不主动问起这件瓜子小事,她就绝对不主动开口。

    裴钱突然小声问道:“你如今啥境界了,那个曹木头疙瘩可难聊天,我上次见他每天只是读书,修行好像不太上心,便用心良苦,劝了他几句,说我,你,还有他,咱仨是一个辈分的吧,我是学拳练剑的,一下子就跟师父学了两门绝学,你们不用与我比,比啥嘞,有啥好比的嘞,对吧?可你崔东山都是观海境了,他曹晴朗好像才是勉勉强强的洞府境,这怎么成啊。师父不常在他身边指点道法,可也这不是曹晴朗境界不高的理由啊,是不是?曹晴朗这人也没劲,嘴上说会努

    力,会用心,要我看啊,还是不太行,只不过这种事情,我不会在师父那边嚼舌头,省得曹晴朗以小人之心度武学高手、绝代???、无情杀手之腹。所以你如今真有观海境了吧?”

    崔东山摇摇头,“不是观海境?!?/p>

    裴钱以拳击掌,“那有没有洞府境?中五境神仙的边儿,总该沾了吧?算了,暂且不是,也没关系,你一年到头在外边逛荡,忙这忙那,耽误了修行境界,情有可原。大不了回头我再与曹木头说一声,你其实不是观海境,就只说这个。我会照顾你的面子,毕竟咱俩更亲近些?!?/p>

    崔东山学那裴钱的口气,微笑道:“大师姐就是这么善解人意哩?!?/p>

    裴钱皱眉道:“恁大人了,好好说话!”

    崔东山双手抱住后脑勺,两只雪白大袖飘然下垂如瀑,在裴钱眼中,也就是看着值钱而已。这都是师父的叮嘱,对待身边亲近人,不许她用心偷看心湖与其它。

    曾经有位北俱芦洲春露圃的金丹客,却在崔东山大袖之上不得出,拘押了挺久,术法皆出,依旧围困其中,最终就只能束手待毙,天地渺茫孑然一身,差点道心崩毁,当然最后金丹修士宋兰樵还是裨益更多,只是期间心路历程,想必不太好受。

    在崔东山眼中,如今岁数其实不算小的裴钱,身高也好,心智也罢,真的依旧是十岁出头的小姑娘。

    只是裴钱天赋异禀的眼光所及,以及某些事情上的深刻认知,却大不相同,绝不是一个少女岁数该有的境界。

    就像先前说那裴钱出拳太快一事,崔东山会点到即止,提醒裴钱,要与她的师父一样,多想,先将拳放慢,兴许一开始会别扭,耽误武道境界,但是长远去看,却是为了有朝一日,出拳更快甚至是最快,教她真正心中更无愧天地与师父。许多道理,只能是崔东山的先生,来与弟子裴钱说,但是有些话,恰恰又必须是陈平安之外的人,来与裴钱言语,不轻不重,循序渐进,不可拔苗助长,也不可让其被空泛大道理扰她心境。

    其实种秋与曹晴朗,只是读书游学一事,何尝不是在无形而为此事。

    对待裴钱,之所以人人如此郑重其事,视为天经地义事。

    为何?

    说到底,还是落魄山的年轻山主,最在意。

    在这之外,还有重要缘由,那就是裴钱自己的所作所为,所改所变,当得起这份众人细心藏好的期待与希望。

    落魄山上,人人传道护道。

    年轻山主,家风使然。

    但是以后的落魄山,未必能够如此圆满,落魄山祖谱上的名字会越来越多,一页又一页,然后人一多,终究心便杂,只不过那会儿,无须担心,想必裴钱,曹晴朗都已长大,无需他们的师父和先生,独自一人肩挑所有、承担一切了。

    今天种秋和曹晴朗,崔东山和裴钱没一起逛倒悬山,双方分开,各逛各的。

    崔东山偷偷给了种秋一颗谷雨钱,借的,一文钱难倒英雄汉,终归不是个事儿,何况种秋还是藕花福地的文圣人、武宗师,如今更是落魄山实打实的供奉。种秋又不是什么酸儒,治理南苑国,蒸蒸日上,若非被老道人将福地一分为四,其实南苑国已经拥有了一统天下四国的大势。种秋非但没有拒绝,反而还多跟崔东山借了两颗谷雨钱。

    崔东山陪着裴钱直奔灵芝斋,结果把裴钱看得愁眉不展苦兮兮,那些物件宝贝,琳琅满目是不假,看着都喜欢,只分很喜欢和一般喜欢,可是她根本买不起啊,哪怕裴钱逛完了灵芝斋楼上楼下、左左右右的所有大小角落,依旧没能发现一件自己掏腰包可以买到手的礼物,只是裴钱直到病恹恹走出灵芝斋,也没跟崔东山借钱,崔东山也没开口说要借钱,两人再去麋鹿崖那边的山脚店铺一条街。

    裴钱一下子如鱼得水,欢天喜地,这儿东西多,价格还不贵,几颗雪花钱的物件,茫茫多,挑花了眼。

    掂量了一下钱袋子,底气十足,她走路的时候,就眉开眼笑了。也就是这儿人多,不然不耍一套疯魔剑法,都无法表达她心中的高兴。

    街道上熙熙攘攘,从浩然天下来此游历的女子修士居多,光是她们各有千秋的发髻衣饰,就让裴钱看得啧啧称奇,有那两髻高耸如青山、犀角梳篱的妇人,长裙宽松袖如行云,哪怕不是姿容如何漂亮的女子,也显得婀娜多姿,还有那青丝盘起、再挽一髻、珠翠如花木攒簇的女子,看得裴钱那叫一个羡慕,她们的脑阔上都是顶着一座小小的金山银山呐。

    咋个天底下与自己一般有钱的人,就这么多嘞?

    最后裴钱挑选了两件礼物,一件给师父的,是一支据说是中土神洲久负盛名“钟家样”的毛笔,专写小楷,笔杆上还篆刻有“高古之风,势巧形密,幽深无际”一行细微小篆,花了裴钱一颗雪花钱,一只烧造精美的青瓷大笔海里边,那些如出一辙的小楷毛笔密集攒簇,光是从里边拣选其中之一,裴钱踮起脚跟在那边瞪大眼睛,就花了她足足一炷香功夫,崔东山就在一旁帮着出谋划策,裴钱不爱听他的唠叨,只顾自己挑选,看得那老掌柜乐不可支,不觉丝毫厌烦,反而觉得有趣,来倒悬山游历的外乡人,真没谁缺钱的,见多了一掷千金的,像这个黑炭丫头这般斤斤计较的,倒是少见。

    另外一件见面礼,是裴钱打算送给师娘的,花了三颗雪花钱之多,是一张彩云信笺,信笺上彩云流转,偶见明月,绮丽可人。

    两件礼物到手,世俗铜钱、碎银子和金瓜子居多的小钱袋子,其实没有干瘪几分,只是一下子就好像没了顶梁柱,让裴钱唉声叹气,小心翼翼收好入袖,么得法子,天上大玉盘有阴晴圆缺,与兜里小钱儿有那聚散离合,两事自古难全啊,其实不用太伤心。只是裴钱却不知道,一旁没帮上半点忙的大白鹅,也在两间铺子买了些乱七八糟的物件,顺便将她从钱袋子里掏出去的那几颗雪花钱,都与掌柜偷偷摸摸换了回来。

    修道之人,餐霞饮露,伐骨洗髓,往往越是得道多几分,愈发姿容出尘几分。

    只是如崔东山这般皮囊出彩的“风度翩翩少年郎”,走哪儿,都如仙家洞府之内、庭生芝兰玉树,依旧是极其稀罕的美景。

    所以一路上投注在他身上的视线颇多,而且对于不在少数的山上神仙而言,拘束凡夫俗子的礼法世俗,于他们而言,算得了什么,便有一行护卫重重的女子练气士,与崔东山擦肩而过,回眸一笑,转头走出几步后,犹然再回首看,再看愈心动,便干脆转身,快步凑近了那少年郎身边,想要伸手去捏一捏俊美少年的脸颊,结果少年大袖一卷,女子便不见了踪迹。

    同行女子与扈从们一个个惊慌失措,为首护卫是一位元婴修士,拦住了所有兴师问罪的晚辈扈从,亲自上前,致歉赔罪,那眉心红痣的白衣少年笑眯眯不言语,还是那个手持仙家炼化行山杖的微黑小姑娘说了一句,少年才抖了抖袖子,大街上便凭空摔出一个瘫软在地的女子,少年看也不看那位元婴老修士,弯腰伸手,满脸笑意,拍了拍那女子的脸颊,只是没有说话,然后陪着小姑娘继续散步向前。

    走出去没几步,少年突然一个晃荡,伸手扶额,“大师姐,这一手遮天蔽日、千古未有的大神通,消耗我灵气太多,头晕头晕,咋办咋办?!?/p>

    裴钱抹了把额头,赶紧给大白鹅递过去行山杖,“那你悠着点啊,走慢点?!?/p>

    裴钱有意无意放慢脚步。

    只是她一慢,大白鹅也跟着慢,她只好加快步伐,尽快走远,离着身后那些人远些。

    少年手持行山杖,一次次拄地,悄悄转头望去,笑容灿烂,朝那女子挥挥手。

    那头疼欲裂的女子脸色惨白,头晕目眩,一个字都说不出口,心湖之间,半点涟漪不起,仿佛被一座恰好覆盖整个心湖的山岳直接镇压。

    那元婴老修士稍稍窥探自家小姐的心湖几分,便给震惊得无以复加,先前犹豫是不是事后找回场子的那点心中芥蒂,顿时消散,不但如此,还以心声言语再次开口言语,“恳请前辈饶恕我家小姐的冒犯?!?/p>

    少年没有转身,只是手中行山杖轻轻拄地,力道稍稍加大,以心声与那位小小元婴修士微笑道:“这胆大女子,眼光不错,我不与她计较。你们自然也无需小题大做,画蛇添足。观你修行路数,应该是出身中土神洲山河宗,就是不知道是那‘法天贵真’一脉,还是运道不济的‘象地长流’一脉,没关系,回去与你家老祖秦芝兰招呼一声,别假托情伤,闭关装死,你与她直说,当年连输我三场问心局,死皮赖脸躲着不见我是吧,得了便宜还卖乖是吧,我只是懒得跟她讨债而已,但是今儿这事没完,回头我把她那张粉嫩小脸蛋儿,不拍烂不罢休?!?/p>

    女子心湖中的山岳瞬间烟消云散,好似被神祇搬山而走,于是女子练气士的小天地重归清明,心湖恢复如常。

    老元婴修士道心震颤,叫苦不迭,惨也苦也,不曾想在这远离中土神洲千万里的倒悬山,小小过节,竟是为宗主老祖惹上天大麻烦了。

    那少年郎,是仙人境?飞升境?

    老元婴心中悲苦。修士一旦结仇,尤其是山巅那拨真神仙,可不是几年几十年的小事,是百年千年的藕断丝连,怨怼不停歇。

    崔东山转头看了眼暂借给自己行山杖的

    小姑娘,她额头汗水,身体紧绷,眉眼之间,似乎还有些愧疚。

    崔东山以心声笑道:“大师姐,你才学拳多久,不用担心我,我与先生一样,都是走惯了山上山下的,言行举止,自有分寸,自己就能够照顾好自己,哪怕天崩地裂,如今还不需要大师姐分心,只管埋头抄书练拳便是?!?/p>

    裴钱有些闷闷不乐,以武夫聚音成线的手段,兴致不高言语道:“可我是师父的开山大弟子啊。身为大师姐,在落魄山,就该照顾暖树和小米粒儿,出了落魄山,也该拿出大师姐的气魄来。不然习武练拳图什么,又不是要自己耍威风……”

    崔东山笑问道:“为何就不能耍威风了?”

    裴钱疑惑道:“我跟着师父走了那么远的山山水水,师父就从来不耍啊?!?/p>

    崔东山摇头笑道:“先生还是希望你的江湖路,走得开心些,随心些,只要不涉大是大非,便让自己更自由些,最好一路上,都是旁人的拍案惊奇,喝彩不断,哦豁哦豁,说这姑娘好俊的拳法,我了个乖乖隆冬,好厉害的剑术,这位女侠若非师出高门,就没有道理和王法了?!?/p>

    裴钱一想到那些江湖场景,便开心不已。

    只是裴钱又没来由想到剑气长城,便有些忧心,轻声问道:“过了倒悬山,就是另外一座天下了,听说那儿剑修无数,剑修唉,一个比一个了不起,天底下最厉害的练气士了,会不会欺负师父一个外乡人啊,师父虽然拳法最高、剑术最高,可毕竟才一个人啊,如果那边的剑修抱团,几百个几千个一拥而上,里边再偷藏七八个十几个的剑仙,师父会不会顾不过来啊?!?/p>

    崔东山有些无言以对。

    无论换成谁,也顾不过来吧。

    不过如今裴钱思虑万事,先想那最坏境地,倒是个好习惯。大概这就是她的耳濡目染,先生的言传身教了。

    希望此物,不单单是春风之中甘霖之下、绿水青山之间的渐次生长。

    往往是那夜幕沉沉,烂泥潭里或是贫瘠土地中,生长出来的一朵花儿,天未破晓,晨曦未至,便已开花。

    哪怕风雨摧折,那我再开花一朵。

    更大的真正希望,是无法开花,也不会结果,许多人生就注定只是一棵小草儿,也一定要见一见那春风,晒一晒那日头。

    人间多如此。

    为何不善待。

    经历过那场麋鹿崖山脚的小风波,裴钱就找了个借口,一定要带着崔东山返回鹳雀客栈,说是今儿走累了,倒悬山不愧是倒悬山,真是山路绵绵太难走,她得回去休息。

    崔东山总不能与这位大师姐明言,自己不是观海境,不是洞府境,其实是那玉璞境了吧?更不能讲自己当下的玉璞境界,比早年宝瓶洲的剑修李抟景的元婴、如今北俱芦洲的指玄袁灵殿的指玄,更不讲理吧。

    关键是自己讲了,她也不信啊。

    除非是先生说了,估计小丫头才会信以为真,然后轻飘飘来一句,再接再厉,不许骄傲自满啊。

    师父之外所有人的境界,大概在裴钱眼中和心中,也未必就真是什么境界。

    去鹳雀客栈的路上,崔东山咦了一声,惊呼道:“大师姐,地上有钱捡?!?/p>

    裴钱低头一看,先是环顾四周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一脚踩在那颗雪花钱上,最后蹲在地上,捡钱在手,比她出拳还要行云流水。

    裴钱摸了摸那颗雪花钱,惊喜道:“是离家走出的那颗!”

    崔东山吓了一大跳,一个蹦跳往后,满脸震惊道:“世间还有此等缘分?!”

    到了鹳雀客栈所在的那条巷弄的拐口处,一门心思瞧地上的裴钱,还真又从街面石板缝隙当中,捡起了一颗瞧着【31小说网 更新快】无家可归的雪花钱,不曾想还是自己取了名字的那颗,又是天大的缘分哩。

    然后裴钱就笑得合不拢嘴,转头使劲盯着大白鹅,笑呵呵道:“说不定咱们进客栈前,它们仨,就能一家团圆哩?!?/p>

    崔东山说道:“天底下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?”

    裴钱点头道:“有啊,无巧不成书嘛?!?/p>

    只是很可惜,走完一遍小巷弄,地上没钱没巧合。

    于是裴钱就拉着崔东山走了一遍又一遍,崔东山耐心再好,也只能改变初衷,偷偷丢了那颗本想骗些小鱼干吃的雪花钱,裴钱蹲在地上,掏出钱袋子,高高举起那颗雪花钱,微笑道:“回家喽?!?/p>

    到了客栈,裴钱趴在桌上,身前摆放着那三颗雪花钱,让崔东山从咫尺物当中取出些金黄灿灿的小鱼干,说是庆祝庆祝,不知是天上掉下、还是地上长出、或是自己长脚跑回家的雪花钱。

    崔东山吃着小鱼干,裴钱却没吃。

    崔东山含糊不清道:“大师姐,你不吃???”

    裴钱趴在桌上,脸颊枕在胳膊上,她歪着脑袋望向窗外,笑眯眯道:“我不饿哩?!?/p>

    崔东山便从狼吞虎咽变成了细嚼慢咽。

    裴钱一直望向窗外,轻声说道:“除了师父心目中的前辈,你晓得我最感激谁吗?”

    崔东山知道,却摇头说不知道。

    崔东山甚至更知道自己先生,内心当中,藏着两个从未与人言说的“小”遗憾。

    一个是红棉袄小姑娘的长大,所以当年在大隋书院湖上,所有人才有了那个胡闹。

    一个是金色小人儿的好似远走他乡不回头。

    这些遗憾,兴许会陪伴终生,却好像又不是什么需要饮酒、可以拿来言语的事情。

    裴钱缓缓道:“是宝瓶姐姐,还有马上要见到的师娘哦?!?/p>

    崔东山捻起小鱼干,笑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    裴钱说道:“我觉得吧,所有人都觉得当年是我师父护着宝瓶姐姐他们去远游求学,但是我知道师父第一次出远门,是宝瓶姐姐陪着师父,当时宝瓶姐姐还是个小姑娘,背着小小的绿竹小书箱,陪着穿草鞋的少年师父,一起走过了那么多的青山绿水,所以我特别喜欢宝瓶姐姐?!?/p>

    “再就是师父喜欢的师娘啊,不是师娘,师父哪怕依旧可以走很远的路,还会是今天的那个天底下最好的师父,但是师父自己一定不会这么开心走过那么多年,就会走得很累很累,怎么说呢,师父可能每次遇到必须自己去解决的事儿了,只要一想到很远很远的地方,一直有个师娘在等他,那么不管师父一个人,走多远的路,地上好像都有一颗一颗的铜钱可以捡,师父怎么会不开心嘞?”

    崔东山恍然道:“这样啊,大师姐不说,我可能这辈子不知道?!?/p>

    裴钱坐起身体,点头道:“不用觉得自己笨,咱们落魄山,除了师父,就属我脑阔儿最最灵光啊,你晓得为啥不?”

    崔东山忍住笑,好奇问道:“恳请大师姐为我解惑?!?/p>

    裴钱站起身,身体前倾,招手道:“与你偷偷说?!?/p>

    崔东山伸长脖子,就被裴钱一顿板栗砸在脑袋上,大白鹅方才吃了几只鱼干,就打赏几个板栗。

    裴钱坐回原位,摊开双手,做了个气沉丹田的姿势,一本正经道:“知道了吧?”

    崔东山瞥了眼桌上剩下的鱼干,裴钱眨了眨眼睛,说道:“吃啊,放心吃,尽管吃,就当是师父余下来给你这学生吃的,你良心不疼,就多吃些?!?/p>

    ————

    蛮荒天下,一处类似中土神洲的广袤地带,居中亦有一座巍峨山岳,高出天下所有群山。

    山上并无道观寺庙,甚至连结茅修行的妖族都没有一位,因为此处自古是禁地,万年以来,胆敢登高之人,唯有上五境,才有资格前去山巅礼敬。

    今天一位骨瘦如柴的佝偻老人,身穿灰衣,带着一位新收的弟子,一起登山,去见他“自己”。

    渐渐登高,老人一手牵着孩子的稚嫩小手,另外一只袖子在天上罡风当中肆意飘摇。

    灰衣老人转头望去,极远处,有个外乡人的老瞎子,依旧在那儿驱使金甲傀儡搬动大山,老人摇摇头。

    被牵着的孩子仰起头,问道:“又要打仗了吗?”

    老人点头道:“因为以前我不在,所以都是些小打小闹,白白给陈清都看笑话了万年?!?/p>

    ————

    剑气长城,大小赌庄赌桌,生意兴隆,因为城头之上,即将有两位浩然天下屈指可数的金身境年轻武夫,要切磋第二场。

    女子问拳,男子嘛,当然是喂拳,胜负肯定毫无悬念。

    那位二掌柜,虽说人品酒品赌品,一样比一样差,可拳法还是很凑合的。

    今天城头之上。

    中土女子武夫郁狷夫,屏气凝神,拳意流转如江河长流。

    相距数十步之外,一袭青衫别玉簪的年轻人,不但脱了靴子,还破天荒卷起了袖管、束紧裤管。

    城头两侧密密麻麻蹲着、城头之外御剑悬停的大小赌棍们,一看到这副场景,毫不犹豫,人人押注三拳、五拳、至多十拳之内获胜。

    狗日的二掌柜,又想靠那些真真假假的小道消息,以及这种拙劣不堪的障眼法,坑我们钱?二掌柜这一回算是彻底栽跟头了,还是太年轻??!

  • 上学路上国歌响起   小学生驻足敬礼 2019-09-18
  •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9-09-14
  • 刘士余“炮轰”市场乱象惹争议 喊话式监督效果显著 2019-09-13
  • 家装行业猫腻多:“低价全包”变身“加价全包” 2019-09-09
  • 喜马拉雅另一侧的秘境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9-03
  • “狼”来啦!历届世界杯吉祥物,你pick谁? 2019-09-03
  • 状态差被郎平退货?丁霞归队仍是国内最好二传 2019-08-24
  •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 2019-08-24
  • 女排面对6强全败创造耻辱!最大收获还在比赛受伤 2019-08-23
  • 葫芦岛市:以服务为导向 从管理到治理 2019-08-19
  • 不简单的职业谈资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8-19
  • 体育--河北频道--人民网 2019-08-13
  • 鄱阳湖花海:文明仍应成为最美风景 2019-08-13
  • 打开书籍,了解文物背后的中国温度 2019-08-09
  • 谁说夏季不宜吃火锅?它是燥湿养阳的好方式 2019-08-09
  • 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分分彩后2平刷赚钱吗? 九场胜负彩规则 广西快3走势图表近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 十大娱乐平台排行 竞彩亚盘欧赔水位 足球190比分 千万彩票 体彩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秒速时时彩群号 欢乐斗地主发消息暗号 福彩快乐12遗漏走势图 6场半全场比赛时间 26选5今晚有没有开奖一